非魚

我心匪石|水彩爱好者

塞拔丝甜包:

也是拖到现在终于把这个毛给做完了,虽然只是改了个刘海之前第一次捏完不满意又削了重做,加上打磨超没耐心也没什么连续时间就一直搁浅着。这次终于在国庆里一鼓作气搞完了!PO个制作过程,不过毕竟是第一次改,可能会有BUG。如果也想自己做的可以多搜一些粘土模改教程看看~再次怨念下GSC不出我冬。

至于身体请去搜OB11和粘土头的链接教程,有好多,就不做教程了。

废饼かも:

「我们还会在那里相逢吗?」


「一定会的。」


「一定噢。」


「一定。你去吧,记得别回头。」

鹿菏:

十月份的签售会来啦,广州长沙合肥重庆四城,具体时间和地点详情都标注在宣传图里了,想来的小伙伴们可以关注一下,等你哟(比心

是姑娘吖:

灵感来自一首歌《化身孤岛的蓝鲸》🐳

【重飞】彼岸殇 16

飘逸的小船:

第四章 开诚布公&梦魇


 


电灯在他们脚踏实地时自动亮起,印入眼帘的是明亮的客厅,一尘不染的地板,银色的家具摆设,显得尊贵而优雅,就是人气稀薄,明显少有人来。


 


飞蓬看向重楼,双目相对,重楼的红眸里透着淡淡的笑意,还有专注和执着,此时,飞蓬忽然叹了口气道:“重楼,我们谈一谈吧。”微一愣神,两人都已在沙发上坐下,面对飞蓬平淡的神色,重楼破天荒有些紧张:“飞蓬…”


 


飞蓬却是叹息道:“与君初相识,犹如故人归…但前世非今生,你又何必执着?”


 


重楼苦笑:“即使前世我曾负你良多?甚至…是我害死了你?”


 


飞蓬嘴角勾起一抹云淡风轻的笑意:“在我想起来之前,是不会计较的…当然,若到时想起来了,那就另说。”略一停顿,他又加重了语气:“所以你大可不必为前世可能负我,故今生如此殷勤!”这份愧疚而生的感情,恕我不愿接受!


 


重楼看着他洒脱的神色,沉默了良久,红瞳掠过一丝复杂难明的意味,他忽然抬臂紧紧抱住了飞蓬。飞蓬略一皱眉就想挣脱,但耳边却传来一阵温热的吐息,只听重楼低声喟叹道:“可是,飞蓬…我从第一次见你开始,就忍不住对你好一点,再好一点,非是愧疚,出自本心…”


 


飞蓬想推开重楼的手顿时就僵在了对方肩膀上,心里忽然乱了,一时竟不知该说什么,重楼轻叹一声又道:“所以,我们就这样相处下去如何…时间无限,我总能等到你回应的。”


 


飞蓬只觉随着话音,脑海似被突如其来的重锤砸下,嘭的一声巨响,混乱的情绪便搅成一团、各种翻滚,勉力压下也忘不掉最后遗留的那份爱恨情仇一笔勾销的释然,偏偏还有心无着落、身处无垠的空茫,这是怎么回事?!他…我…?!


 


而就在重楼和飞蓬相拥时,天道之内三皇所建立据点,只听“咔嚓”一声,伏羲黑着脸捏碎了手下的杯子,飞蓬微妙的态度他岂能看不出,分明是心软了!而神农和女娲则对望了一眼,心里都给重楼明显上升的情商点了个赞。


 


“哼!”伏羲眸现冷意:“早干什么去了!现在明知有负居然还好意思肖想飞蓬!”


 


神农翻白眼为重楼说了句公道话:“他现在又没有记忆!”


 


女娲也是点头:“大概也就这样重楼才有可能挽回了,不过…”她轻轻摇头:“也就飞蓬没恢复才能如此平和…咦…”


 


原来就在此刻,水镜中的画面又有变化——


 


飞蓬想要窥察什么似的,去看前世定然与他纠缠不清的重楼,又在他发觉之际,收回了视线,无声弯了弯唇角,搭着重楼的肩膀便一记干脆利落的过肩摔把人丢了出去,笑容清浅却令人后背发凉道:“好啊,来日方长,我也想知道…你我最后会如何。”


 


被扔出去的重楼看着飞蓬,他眸底尽是执着,笑容肆意,多少次也好,他绝不会放手,绝不!


 


环顾四周,这时重楼才有闲情将对这套房子的记忆好好盘查一番,再皱皱眉道:“…提前说一下,这套房是魔宗长辈给我安排的,我也只是出任务才偶尔来此凑合一下…”他的语气多了几分无奈:“所以…你先去沐浴吧,等你洗好出来了,我再进去。


 


有些疑惑地看了表情诡异的重楼一眼,飞蓬径直走近卧房,刚打开门,就突然停了下来——卧室只有一张桃心状的床,大到占据了房间一半的面积,上面的被褥和枕头上散落着不细看几乎会当真的艳丽花瓣。地面则铺着纯黑色的地毯,松软舒适一眼便知,但在一旁全透明玻璃的浴室衬托之下,令人不禁联想起异国圣典中瑰丽诱惑了人类始祖的禁果,房间内的一切都带着强烈的暧昧意味,令人血流加速。


 


飞蓬犹豫了一秒,果断转身道:“你便是偶尔来住,竟也不管?”


 


重楼耸耸肩道:“还好吧,反正我不关注…”他嘴角轻扬露出一抹戏谑,打量般细看飞蓬:“如今看来,其实也挺好的。”


 


很好!飞蓬蓝眸微眯,今晚灵力消耗不少,就忍耐一下吧,反正今后切磋的机会多得是!他直接换鞋进了卧室,顺手“啪”的一声就锁上了门。重楼看着他堪称气势汹汹的背影,唇边笑意更深,其实他这样也是试探,飞蓬没掉头就走也没直接动手,已经令他非常满意。


 


等飞蓬再次出来时,已经换上了在房间内找到的干净睡衣,意外的很是合身。重楼看着一身白衣、黑发微湿的飞蓬,呼吸有一瞬间的紊乱,心底暗叹自己今晚让飞蓬同寝简直就是煎熬!


 


重楼转开目光,直接进了卧室,却在关门之际忽然停顿,然后刚刚坐在沙发上的飞蓬就听见他一句笑语:“你要不要先上床休息?”身形一僵,眸色凌厉,床对面就是透明的浴室!重楼却在飞蓬脸黑的瞬间发出一声闷笑,便飞快关上了门。


 


飞蓬深吸一口气,强行按捺住闯进去暴揍重楼一顿的念头,蓝眸阖上,敛去厉色,只希望今晚能休息好一点吧,明天…嘴角扬起一个意味深长的弧度,呵呵!


 


… …


 


并肩躺在华丽的大床上,重楼侧头,身边的飞蓬只是简单地说了句:“时候不早了,明天还要去总部说明情况。”便已经闭上眼睛,重楼轻轻一笑:“飞蓬,晚安。”他伸手关了电灯,转瞬万籁俱静,第一次同床共枕,两人却很快就进入梦乡


 


… …




【阴森的地牢,双手被锁链束缚吊于半空,“啪啪”的破空声不停呼啸,咬紧牙关,冷然不屑看他…却更引得对方兴奋残忍,倒刺鞭来回重重打下,不多时便深陷黑暗、体无完肤。


 


再醒来时,面前依旧是冰冷的敌人…下颚被居高临下挑起,曾经恋慕的知己神情阴寒冷厉、话语充满怀疑,字字诛心!倦而垂眸,多说无益!耳边轻笑再响,抬眼便见红瞳深邃无情,剧痛传来,惨哼压抑在喉、傲气不减,回以冷嘲讥讽,碎骨酷刑便反反复复直至昏厥,然心中信念不容颠覆,神界无恙、吾万死不辞。


 


恍惚间,意识朦胧再醒,却见紫光划过,不及惊怒,又陷一片混沌…唇张张合合间,话语吐露心声,直到听到神界…神界?!陡然清醒挣扎、陷入僵局眼见难以坚持,笑意理智冰冷,自伤以换清明!依稀可见红眸怒火燃起,哈,你休想称心如意!转瞬,黑暗再度袭来…】


 


桃心状的大床上,飞蓬眉心紧锁,神色痛苦,唇边偶尔会溢出一两声闷哼,该死!他霍然睁眼已是惊醒过来,粗声喘息,竭力平复残存的失望寒意,这前世因果如何都与今时无干,可当余光不慎掠过睡的死沉的罪魁祸首…便又想起睡前发生之事!一时间新仇旧恨齐上心头!呵呵,眼眸微眯,心头灼火一窜而起,将理智焚毁殆尽!不假思索间已攥拳狠狠朝人脸上砸去!


 


【柔软舒适的大床,精美的缀饰,周围却弥漫着肃杀的气氛。强压暴怒松开有心求死的飞蓬,任凭他倒在床上剧烈咳嗽,看着那伤痕累累的身体和依旧桀骜不驯的眼神,陡然下定决心,绝望与坚定同时升起…


 


烈酒灼烧、皮肉紧绷、神血流淌,撕去破碎的蓝衣,在耳边投下邪肆的笑语,看他瞬间血色尽褪…轻而易举地镇压他不智的反抗,强取豪夺的同时,却心知肚明,得到亦是失去,但纵是不死不休,也要毁你忘情之道!


 


神血自唇边蜿蜒而下,境界彻底跌落,以往亲近信任的湛蓝瞳眸唯余冰冷恨意,心中一悸,忍不住蒙住那双曾奢望一直注视的眼眸。绝望之下便再也止不住过激的动作…你我至此都再无法回头,那便如此一同埋骨深渊…飞蓬,我不会放手的,绝不!这样纠缠何其可笑?!可若不如此,便真的什么也挽留不了!!!】


 


心神一震,面容剧痛!睁开眼睛,一时不知今夕是何夕,重拳再度落下,重楼本能翻身下床拉开了距离,飞蓬却没有再动手。正疑惑对方无动于衷时,却见飞蓬坐在床上抬手打开电灯,似笑非笑道:“醒了?”


 


光亮刺眼,但也唤醒神智,重楼揉了揉额角:“嗯,多谢你打醒我。”


 


飞蓬挑了挑眉,低头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,又道:“六点,反正也睡不着了,我们直接去总部吧。”


 


重楼微微颔首,然后直接拿着自己的衣服先出去了。见状,飞蓬愣了一下,眼底寒意不由褪去,轻叹一声,都说了不为前世所困,看来自己还需多多努力啊!


 


【】内的是魔尊和将军的梦境哦,看过上卷的肯定清楚对应的是哪一部分的内容(*^__^*) 嘻嘻,顺便【求评论!】然后:#818那个被揍了还要说谢谢的魔尊#哈哈哈





眠狼:

Tony Stark 钢铁侠CP向手机壁纸共8P By 眠狼
喜欢的同学可以存在手机里自己用,请勿转出LOFTER或二次发布(认真)

白叶箱:

冷たさを知る事で、温かくなれる。 

这学期第二周的周绘! tag是冷, 虽然看起来也不太冷...


给周绘都打了tag, 上学期的三张也有, 自勉...


当你长久凝望深渊,深渊也在看着你。


原句大概是这样 (๑•ี_เ•ี๑)忘了


对不起王凯;-(   画丑太多倍。。。但我是爱你的❤